饭圈集资神器\”崩塌\”:有粉丝近60万无法提现 有粉丝垫付超30万

2021年10月17日06:08:48 发表评论

(饭圈集资神器“崩塌”:有粉丝近60万无法提现,有粉丝垫付超30万)

从买下一颗小行星的命名权,到地铁站内铺满生日祝福,你可能曾被粉丝对明星的应援震惊过,那你知道这些粉丝是怎么聚集起这么大的财力吗?

Owhat平台曾是其中重要的一个环节,千千万万的粉丝们把零头小钱投入平台,最终汇集到某一个粉丝团的手上,就成了足以支撑一场盛会的巨款。

不过,对于粉丝们来说,Owhat平台最近“叛变”了。

有不同明星的粉丝团先后发声称,他们在Owhat平台上的资金无法提现,平台以各种理由拖欠。目前,有粉丝团表示已经报警。

据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,截至目前至少有31个粉丝团对此发表声明。有粉丝统计称,此次事件涉及数百个粉丝站,涉及金额或达到几千万元。

资料图 图片来源:IC photo

“粉丝经济时代”的产物

平台宣布停止提现,引多家粉丝团抗议

Owhat平台,本质上是“粉丝经济时代”下诞生的产物。

据官网的介绍,Owhat是明星忠实粉丝的互动平台,为娱乐公司和粉丝后援会提供包括在线交易、传播管理、活跃度管理和明星福利互动等一站式的便捷互动工具。

小天(化名)曾是某位明星的粉丝,参与过某粉丝团的管理工作。她告诉红星资本局,Owhat平台可以理解为淘宝,商家是粉丝团,买家是零散的小粉丝,买卖的都是明星的周边产品。

打个比方,明星A的生日快要到了,其粉丝团打算为A在线下投放生日祝福的广告。为了筹集这笔资金,粉丝团在会在Owhat平台上推出与A相关的周边产品,比如徽章、立牌小人、photobook(图册)等。

“一般来说,这些周边的价格都会贵于同类商品,粉丝们心里都清楚的,但这笔钱是用于应援,也不是说站子(指粉丝团)赚走了。”小天对红星资本局说。

更有甚者,粉丝团根本没有商品提供,所谓的“商品链接”其实就是“集资链接”。

黄同学(化名)的偶像是通过选秀节目出道的明星B。她告诉红星资本局,当时最后一次排名公布,B的排名很危险,在出道末位徘徊,就有粉丝团在Owhat平台上发布这样的商品链接集资,但其实并没有实质性的商品提供。

“它就是有个商品名字在那,比如‘一点心意9.9元’、‘长长久久99元’,这种就是直接打钱的,不用提供商品,也不用发货。” 黄同学对红星资本局说。

可以说,自2014年诞生以来,Owhat平台成为了粉丝团集资的重要地方。

直到今年10月14日深夜23时许,Owhat平台在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,即日起将无限期停止“粉丝会”商户(粉丝团)的所有交易服务。同时停止提现,运营人员逐一与所有粉丝会商户进行退款链接核对,并安排对粉丝订单进行有序退款。

这一纸公告炸出了无数粉丝团,他们先后就此事发出声明,抗议Owhat平台的做法。

截图自微博

最早在5月就无法提现

数十个粉丝团发声,涉及资金或高达千万

10月16日,据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,截至目前至少有31个粉丝团对此发表声明。从粉丝团们发表的声明来看,最早在今年5月,Owhat平台就出现了无法提现的情况。

比如,陈立农的粉丝团@超级農農花路助攻队 称,从今年5月至今,Owhat平台共拖欠款项近18万元,“我方一直在提交提款申请,却一直被拖延,按照平台规定进行整改后,也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”

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自今年6月起,中央网信办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2个月的“清朗·‘饭圈’乱象整治”专项行动,重点打击五类“饭圈”乱象行为。

到8月19日,据媒体报道,包括Owhat在内的多个追星类APP被下架处理。

有部分粉丝团表示,在经过波折以后,他们有配合Owhat平台进行整改,比如补办营业执照、完成工商认证等,但在配合提交资料后也未能提现成功,只能自行垫付钱款完成相关商品的制作并发货。

据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,仅有11个粉丝团披露未能提现的金额,共计约有248万元;另有18个粉丝团没有披露未能成功提现的金额,还有两个粉丝团只模糊说“高达六位数”。

在公布具体数额的粉丝团中,未能提现金额数最高的是TFBOYS组合的粉丝团@TF-医援会,“还剩余近60万资金没有履约支付”;其次是林彦俊的粉丝团@林彦俊全球粉丝后援会,“涉及金额54万余元”。

表格内容来源于各粉丝团在微博公开发表内容

另据《财经天下周刊》报道,有粉丝统计称,此次事件涉及数百个粉丝站,涉及金额或达到几千万元。

Owhat无权擅自处理钱款?

有粉丝团已报警,“平台无人出面”

在Owhat平台深夜发出公告后,由于其设置只有关注人可以评论,截至发稿仅有8条评论,但转发已有4.7万条,各粉丝团纷纷提出抗议。

据Owhat平台发布的声明,其运营人员会逐一与所有粉丝会商户(粉丝团)进行退款链接核对,并安排对粉丝订单进行有序退款。

对此,粉丝团们普遍认为:Owhat平台无权擅自处理钱款,哪怕是退款。一方面,是因为平台承诺的退款可能遥遥无期;另一方面则是粉丝团可能已经先行垫付费用。

比如,外国明星Jennie的粉丝团@babyblue_JennieKim 称,早在9月开通了退款渠道的粉丝们至今还没有收到退款,联系平台客服后,只得到一句“我帮您查一下”的回复,没有后续。

从粉丝团垫付制作费用来看,外国明星Lisa的粉丝团@LISA_LALISAHOUSE称,其垫付的费用已超过30万元。

截图自微博

“我们拒绝接受ow方的单方面退款公告和遥遥无期的‘强制退款’。”上述粉丝团称。

韩国明星金泰亨的粉丝团@金泰亨V_TAE8称,其在10月14日与数个商户报警上门,Owhat平台始终没有一位负责人出面处理,后来跟随民警前往Owhat平台的母公司以及朝阳(区)工商局,“警方和工商部门皆认可我们为合法合理维权。”

除此以外,有粉丝团表示很担心Owhat平台会卷款“跑路”。目前,有更多的粉丝团表示正在整理相关资料准备报案。

10月16日,红星资本局私信了十余名粉丝团的官方微博提出采访请求,但截至发稿,尚未得到任何回复。

有非粉丝团运营者的某明星粉丝告诉红星资本局,粉丝团不接受采访,可能是顾忌舆论会给他们喜欢的明星带来二次伤害。

Owhat平台的“吸金术”

去年11月起连接注销多家子公司

2020年,Owhat平台曾在其官方公众号上发布过《2019偶像产业及粉丝经济白皮书》(以下简称“《白皮书》”)。

《白皮书》指出,2015至2018年,Owhat平台订单总量增长2279%。平台粉丝对偶像周边的消费意愿不断增强,带动偶像周边及衍生品消费进入爆发式增长。

“在2015至2018年,粉丝公益项目数量增长11倍,筹款金额增加249倍。”《白皮书》称,在2018年,粉丝公益项目为470个,金额约为700万元。(注:《白皮书》并未提及判定筹款项目是否为公益项目的标准是什么。)

图据Owhat平台公众号

同时,《白皮书》提到Owhat平台、New Balance和黄子韬的合作案例:某款商品在Owhat平台上一周的销量为6958双,销售额为458.53万元。

该《白皮书》曾预测称,2020年,我国偶像市场总规模可达1000亿元。

官网显示,Owhat平台是由北京全星时空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全星时空”)运营的。

天眼查APP显示,全星时空成立于2014年6月,注册资本约为142万元,参保人数为118人。“Owhat”项目已先后经历天使轮、Pre-A轮、A轮和A+轮融资。

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在今年4月、5月和8月,全星时空先后因为未经批准擅自出售演出门票、倒卖和转让演出活动经营权等,共被处罚6.5万元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自2020年11月至今年7月,全星时空对外投资的公司中共有4家公司的状态改为“已注销”,包括北京全星时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(持股100%)、上海欧妹广告有限公司(持股100%)、广州欧沃品牌营销有限公司(持股60%)和北京艾克斯营销有限公司(持股100%)。

红框内公司为全星时空自去年11月后注销的参与投资公司

股东称正“非常大的调整”

未来将改做女生平台

天眼查APP显示,全星时空的股东有北京太乐文化科技有限公司(持股比例为52.91%)、丁杰(持股比例为42.09%)和黄新宇(持股比例为5%)。

Owhat平台会跑路吗?

据《中国新闻周刊》9月报道,作为股东之一的丁杰曾透露称,Owhat正在做“非常大的调整”,未来几个月用户会看到Owhat“全新的业务形态”,这将是一款主打女生生活方式的APP。

目前,红星资本局在应用商店内搜索Owhat,未发现该APP重新上架。

不过,从Owhat平台的公众号可以跳转至小程序,该小程序的名字为“Owhat少女百货”,但小程序内仍能看到类似于“Owhat平台”的字眼。

在该小程序首页,仍能看到很多关于明星的周边产品,徽章、专辑、photobook、画报……有的是粉丝团推出的产品,有的是Owhat官方推出的产品。

小程序页面

10月16日,红星资本局多次致电Owhat平台的客服热线,但始终无人接听;同时,记者还拨打了Owhat运营公司在工商信息披露上的电话,但该号码为关机状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