罚款34亿后,美团的危机更大了?

2021年10月14日00:11:38 发表评论

罚款34亿后,美团的危机更大了?

2021年10月13日 17:34:41来源:无冕财经

随着外卖“二选一”时代的终结,美团花了数年时间打下的外卖江山,或会迎来新的挑战。

作者:海棠葉

很多人在恭喜美团。

10月8日,针对“二选一”垄断行为,市场监管总局对美团罚款34.42亿元,相当于去年销售额的3%。

▲美团公告截图。

这个比例低于此前阿里巴巴因垄断案收到的罚单。

半年前,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集团作出行政处罚,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,并处以其2019年销售额4%计182.28亿元罚款。

相比于美团714亿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、超1500亿元的流动资产,这笔罚款难以对美团造成实质性伤害。

资本市场喜气洋洋,股价连续2个交易日上涨。

罚款落地的当天,美团股价报收256港元,上涨2.07%;10月11日,美团上涨8.36%,报收277.4港元/股,创今年7月26日以来新高,市值约17014.85亿港元。

资金流向方面,Wind数据显示,近7日,南向资金净买入美团48.21亿元,仅次于腾讯控股的70.72亿元,排在第二位。

美团利空出尽,就是利好?

外卖市场竞对紧咬不放,重金下注的新业务持续亏损,近千万名外卖骑手的社保问题悬而未决……王兴期待的“一起更好”或许不会那么快到来。

据交银国际预计,美团盈利计划将受影响,其3季度运营亏损将增至112亿元,净亏损113亿元,调整后净亏损65亿元。

基本盘迎挑战

根据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在国内主要外卖厂商中,美团外卖市场份额中稳居第一。

2018年-2020年,从平台服务收入情况看,美团外卖份额分别为67.3%、69.5%、70.7%;从平台餐饮外卖订单量看,其份额分别为62.4%、64.3%、68.5%。

对外卖市场的支配地位,也使得餐饮外卖业务成为美团的基本盘。

查阅最近三年的年报发现,餐饮外卖为美团贡献了近6成的营收。

2020年,美团实现1147.9亿元的营收,其中餐饮外卖实现662.65亿元的营收,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为57.7%,是美团收入占比第一的业务线。

▲美团收入结构。

今年上半年,美团餐饮外卖营收高达437亿元,同比提升81.8%,一举超过美团到店、酒店及旅游以及新业务另外两个板块的收入总和,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为54.1%。

充当收入主力军的同时,美团的外卖业务无疑还是极好的流量入口。也借此,美团多个业务版块形成流量共享,尝试业务协同效应。

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,美团累计交易用户突破6.28亿人,相当于近一半国人在使用美团。

同期,活跃商家数目突破770万户,其中签订“二选一”协议的商家比重不轻。

据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2018年-2020年,与美团签订独家合作协议的餐饮经营者覆盖全国3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,在美团平台内全部经营者中占有较大比重,且比例逐年提高。

具体来看,2018年-2020年,与美团签订独家合作协议并缴纳保证金的平台内经营者累计163万家,保证金金额累计12.89亿元。

如今“二选一”协议被调查禁止后,这些商家与流量或会流到竞争对手手上。

对于美团来说,如何维持入驻商家高粘性、维持用户粘性、维持公司广告业务变现率,成为当务之急。

更多的影响则来自反垄断对其核心业务的冲击,后者可能从根本上动摇美团的商业模式:餐饮外卖业务如果未来收入和利润下滑,无疑是对美团基本盘的重大冲击。

“这意味着,美团外卖业务的基本模式,或将发生调整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对虎嗅表示,对今天的美团而言,34 亿元的罚款不会让其元气大伤,但后续的“整改”可能会对美团影响深远,“一些过去数年的打法,只能被锁入柜中,但这也意味着美团迎来转型契机。”

挑战者正虎视眈眈。

9月16日据Tech星球消息,抖音已在直播间开始测试外卖入口,或采用直播带货的形式,页面设计与美团外卖类似。

老对手饿了么则在国庆前接入了微信支付,并上线长辈模式,主打买菜买药功能,跃跃欲试。

随着外卖“二选一”时代的终结,美团花了6年时间打下的外卖江山,或会迎来新的挑战。

新业务烧钱不止

市场随之关心的是,外卖业务被踩下急刹车后,谁来支撑美团的无边界式扩张?

“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,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。只要核心是清晰的——我们到底服务什么人?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?我们就会不断尝试各种业务。”如同4年前王兴向《财经》解释那般,这么多年,美团一直在践行“无边界”。

扩张的步伐不停,餐饮外卖、在线酒旅、到店、金融、网约车、共享充电宝、生鲜电商……美团业务四面开花,涵盖200多个品类。

与此同时,美团付出了巨大的成本。

财报显示,今年上半年,美团优选、美团买菜、共享出行等新业务经营亏损172.83亿元,亏损扩大518%,亏损额度已超2020年全年。

而据媒体报道,从去年第四季度至今年第二季度,9个月的时间里,美团以社区团购、买菜为核心的新业务上累计亏损232亿元。

▲美团历年净利润情况。

反垄断调查前,餐饮外卖业务作为美团营收的基本盘,始终是美团新业务最重要的输血来源。

靴子落地后,餐饮外卖业务的输血能力或将被削弱,依靠美团的现金流,目前的烧钱速度或难以继续。

数据显示,今年二季度,美团的经营活动所得现金流入净额由2020年同期的56亿元减少至29亿元。

目前社区团购赛道竞争白热化,不进则退,需要强大的现金流作为支撑继续持久战,一旦遭遇现金流问题,美团寄予厚望的新业务将会受到极大限制。

但美团很难也不能放弃对新业务的探索与投入。

餐饮外卖业务是美团的营收支柱,但一直利润微薄。

2020年,美团外卖餐饮业务年收入超过600亿元,但其净利润仅为28.3亿元;2021年上半年,美团437亿元营收的外卖业务,仅贡献35.63亿元净利润,每单平均利润仅有0.69元,其中有很大部分是靠广告营销收入贡献的。

形成对比的是,同期美团到店酒旅业务营收151.87亿元,净利为64.12亿元,实属利润奶牛。

联想其近70%的市场份额,有分析认为,从流量和利润两方面来看,外卖业务已经不足以代表美团的未来。

美团眼前的现实问题是,如何应对不好看的财务报表,如何守住外卖基本盘,迅速开拓新市场,找到能够支撑公司下一个5至10年增长的战略性业务——如同其当初开拓外卖市场、推动万亿市值大门那样。

骑手社保费用压力

骑手被困系统,美团也被舆论所困。

一方面,美团因高佣金率饱受争议。

为了缓解舆论压力,自5月起,美团推行费率透明化试点,改变原来粗放的一刀切收费方式,将原来的平台服务费拆分成技术服务费和履约服务费两部分,转为分条目、阶梯式收费。

另一方面,美团频频被曝不给外卖骑手缴纳社保、算法不断缩短送餐时间、倒逼骑手注册个体工商户,因平台从业者权益保障问题被约谈。

对此,王兴的回应是:“在短期的未来,我们将积极就购买员工工伤保险方面与政府合作,我们将为所有外卖骑手投保,并在他们工作期间保证他们的安全。”

10月8日,开出罚款单的同时,市场监管总局还向美团发出《行政指导书》,要求其围绕完善平台佣金收费机制和算法规则、维护平台内中小餐饮商家合法利益、加强外卖骑手合法权益保护等进行全面整改。

监管加强,美团为骑手缴纳社保的问题,迫在眉睫。

据财报,截至2020年末,共有950万名外卖骑手通过美团增收,美团当期餐饮外卖骑手成本为486.93亿元;2021年第二季度,这一成本达155亿元,同比增长53%。

根据现行社保政策,倘若美团为目前旗下所有骑手缴纳社保的话,按照最低32%社保缴纳比例(20%养老+10%医疗+1.8%失业)来算,美团每年至少要额外支出约156亿元,一年仅外卖骑手成本达643亿元。

据36氪-未来消费估算,美团因社保问题每年固定增加的成本支出在100亿元左右。

如此一来,美团用人成本将剧增,外卖的利润空间会发生变化,直接改变着美团未来1-3年的营收状况。

财报显示,美团2020年全年净利润47.1亿元,全部用于买社保也远远不够,而一旦增加巨额用人支出、扩张外卖业务规模,刚被罚34亿元的美团年内越发难扭亏为盈,亏损期或会再延长。

这也意味着,对于美团来说,另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还悬在头上。